• 散文百家杂志社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扬州市区及其周边城镇宠物犬生活状况分析

时间:2019-05-31 来源:《散文百家》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摘要:本研究对扬州市区及其周边城镇犬主及宠物犬的生活日常展开调研,结果显示,犬主职业多样,40.17%的年龄在21-30岁;小型犬比例为51.17%;犬只绝育率仅6.15%,防疫率78.41%,驱虫率63.55%,疾病治疗率34.20%;身体清洁情况较为理想。76.76%的宠物犬有较好的休息场所,82.29%有外出散步的机会。犬只外出时,64.36%的佩戴牵引绳,39.45%的被清理粪便。但24.15%的犬主认为养犬成为经济负担。因此,扬州市区及其周边城镇宠物犬的生活得到基本保证,但防疫、驱虫、疾病治疗和绝育比率有待提高,犬主的公共安全与卫生意识仍需提升。

  关键词:宠物犬;犬主;生活状况;扬州;城镇

  随着社会发展与人类需求发生变化,犬类已由最初的狩猎、守护、肉用、皮用等人类的附生关系,转变为与人类相互依存的共生关系[1],它们的品种和数量也因开发与繁育殖而剧增,并因此衍生出庞大的经济产业链[2]。尽管因宠物犬的陪伴人们的生活质量、身心健康等得到改善,但因宠物犬引起的社会公共卫生问题[3]、安全问题[4]等也引起养犬争端。宠物犬成为流浪犬的潜在性以及由此产生的负面影响,也是引起养犬争端的重要因素之一。

  国外对犬只的行为、福利及其与人类关系等的研究较早,与宠物相关的法律、法规的制定也较为完善,我国相关的研究[5]及立法或规程制定[6]仍处于起步和探究阶段。本研究拟对扬州市区及其周边城镇的宠物犬主展开研究,旨在了解扬州城镇宠物犬的基本生活状况,了解宠物犬主的公共安全与卫生意识等,也为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提供一定的理论依据。

  一、 研究对象与方法

  (一)时间与地点

  本研究于2017年8月至2018年5月,对江苏省扬州市城区及其现辖市县的城镇展开调研。调查地点为城区的街道、公园、小区、宠物店、广场等,宠物医院作为一个独立区域参与分析。

  (二) 研究对象

  为邗江区、广陵区、江都区、高邮市、仪征市和宝应县及宠物医院等7个地区的宠物犬主。

  (三) 研究方法

  以访谈问卷形式展开,问卷涵盖了对犬主和犬只方面的调研,涉及犬主的有性别、年龄、职业、养狗原因等;涉及犬只的有绝育与否、疫病防控及日常生活状况等。

  二、结果

  (一) 调查问卷

  调查结束后共获得有效问卷192份,其中,邗江33,江都31,广陵区30,仪征21,高邮26,宝应29,宠物医院22。涉及到192位宠物犬主和213只宠物犬。

  (二) 宠物犬主

  调查结果显示,女性犬主平均占比62.18%;年龄以21-30岁的为最多,其次为31-40岁。

  犬主职业多样,以个体经营(包括自由职业、微商等)、一般职员(销售、餐饮、汽修、文员等)占比较多,退休人员仅占8.33%。教师、工程师、护士、医生比例少(仅7.29%)。

  (三) 宠物犬

  1 性别与来源

  宠物犬雌雄比为0.99:1。58.85%的犬只来自亲朋好友,29.17%为购买所得,9.37%为收留的流浪狗。

  2 品种和体型

  调研到小型犬比例为51.17%,以贵宾犬数量最多(为33.88%)。中华田园犬饲养数量也较多,为17.58%。牧羊犬平均占比8.13%,但各地差异较大,以宠物医院为最高(24.14%)。

  尽管调研到20多个犬品种,但品种间差异较大。

  3 绝育与疫病防控

  调查结果显示,宠物犬的绝育率仅6.15%,对此,32.28%的犬主认为不绝育比较人道,12.66%的认为是雄性没必要,10.13%的担心绝育会有伤害,13.92%的则认为没有必要,仅1.27%表示是经济原因。犬只的防疫与驱虫情况相对较好,但高邮区的驱虫率仅46.15%。

  4 生活日常

  调查得知,82.85%的宠物犬有外出散步机会,40.88%的犬主选择在早晨或者晚上携犬外出,3.15%的仅在早晨,其余的选择晚上;遛狗时,57.56%的在小区或社区内,38.52%的在街道,27.42%的在公园;64.36%的犬只佩戴牵引绳,30.70%的没有,4.95%的偶尔有;39.45%的犬只粪便得到处理,51.37%的会被引导去隐蔽处,7.34%的则不管。

  犬只的身体清洁情况比较理想,92.86%的有洗澡机会,52.47%的犬只修剪爪子,但仅19.65%的刷牙,40.11%的修理毛发。调研还发现,76.76%的宠物犬在室内或犬屋休息,9.10%的卧于阳台或室外地面。

  (四)犬主眼中的宠物犬

  对于自己的宠物犬,50.74%的犬主认为其对陌生人非常友善,8.90%的认为不吠叫,35.52%的认为会吠叫,但会在主人示意下停止,仅4.94%的承认不太友善。

  平均有24.15%的犬主认为养狗成为经济负担。有带犬只去医院经历的犬主中,26.83%的认为饲养宠物犬加重经济负担。

  三、 讨论

  本次研究发现,犬只饲养者以中青年为主流人群,究其原因,11-20岁及老年人因上学和身体健康等因素,照料宠物所需的时间和精力得不到保证。21-50岁的人群处于生活压力最大的时期,宠物相伴成为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

  小型犬因其小巧可爱被大多家庭接受。大型犬中,性格温驯的种类,如萨摩耶犬、拉布拉多犬等也深受喜爱,而体格健壮、性情凶猛的则饲养量相对少些。人们对特定犬品种的喜欢以及对流浪狗被前主人遗弃原因的疑虑,使他们更愿意花钱购买或从熟人处获得犬只。在我国,犬主一般选择在小区、街道等人类活动密集区遛狗,人们遛狗时需给犬只带上牵引绳、嘴套,保证公共卫生,才能有效阻止犬只伤人和防止其他人群对宠物犬的反感,这些方面还有待提升。

  动物福利的概念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传入我国,随国际性动物福利组织在中国的运作,以及我国国家发起的一些组织,如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 (CSAPA)等的成立,该概念已逐步渗入社会的每个阶层。宠物犬接受规范的防疫和驱虫是预防人犬共患病的重要手段,本次调查发现,扬州地区及其周边城镇大多宠物犬的物福利已得到基本保证,但疫病防控及疾病治疗状况有待改善。尽管大多数犬主认为给宠物犬绝育不人道,但这是有效控制意外怀孕和过度繁殖的有效手段,也能适当降低宠物犬(特别是雄性)的攻击性。驱虫、防疫、绝育及生病等需要一定的费用,犬只一旦主人认为是经济负担,被遗弃的风险就增大。

  作为互利共生关系的主导者,人们在养宠之前应做好充分的心理、技术和经济准备,饲养过程中保证宠物的疫病防控、动物福利等的基本保障,提升自己的社会素养,并按规定登记注册,才能真正做到与宠物互惠共处。我国政府部门也应加速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开展与宠物相关的疫病防控、动物福利等的宣传工作,还可借鉴国外的一些措施,如建立遛狗公园[7]、降低疫病防控成本等,以增加国人的幸福指数。

  参考文献

  [1] Odendaal JSJ, Lehmann SMC. 2000. The role of phenylethylamine during positive human–dog interaction. Acta Veterinaria Brno, 69(3): 183–188.

  [2 Urbanik J, Morgan M. 2013. A tale of tails: The place of dog parks in the urban imaginary. Geoforum, 44: 292-302.

  [3] Cutt H, Giles-Corti B, Knuiman M, et al. 2007. Dog ownership, health and physical activity: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Health & Place, 13: 261-272.

  [4] 张俭伟,刘清彪,王德谋,等. 2017. 我国中东部地区宠物犬蜱种类及其分布调查. 畜牧与兽医, 49 (7) : 126-129

  [5] 何银松. 2009. 城市宠物犬管理立法问题研究. 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19(3): 86-92.

相关信息
主管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散文百家》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 1003-6652   国内刊号:CN13-1014/I   邮发代号:18-209
散文百家杂志社采编部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