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百家杂志社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浅谈《寺街》中的乡愁文化

时间:2019-07-22 来源:《散文百家》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内容提要:在经济发展、城市化建设进程加快的当下,对传统文化、历史遗存的保护刻不容缓。电视文化栏目的记者应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参与到这项工作中去,做文化遗存的守望者,为留住地方文化根脉发挥应有的作用。

  关键词:挖掘历史;保护遗存;媒体自觉;深度解读

  一、古街区潜藏的文化价值

  说起南通城区的寺街,恐怕没有几个南通人是不知道的。寺街因天宁禅寺而得名。天宁古刹始建于盛唐贞观年间,距今已一千四百多年,市井先民们依寺院而居,繁衍生息,延伸拓展,遂成街市,因此,说寺街是南通城的发源地,南通城历史的缩影一点也不为过。

  寺街,早已不是普普通通铺满石子的一条旧街老巷了,以她为轴心的方圆近百万平方米街区内,独具江南风格的房屋建筑,鳞次栉比,连成一片,把整个老城区装点得古朴典雅而又安谧精致,虽不是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的人家,却也有青砖黛瓦、鸟语花馨的深深庭院,更有那老街古巷里留下的数不胜数的光阴故事。千百年来,钟灵毓秀的寺街培养孕育一代又一代的南通人,造就了一批卓有成就的思想家、政治家、艺术家、科学家以及众多的文人巨匠,为南通留下了珍贵的历史遗产,构成这座城市不朽的文化灵魂。作为地方主流媒体——南通广播电视台文化类栏目《江风海韵》的编导自然不能放过这一绝佳的创作题材,思忖着如何尽最大能力讲述演绎好这片古老街区的故事。

  然而,当我们匆匆走进寺街,发现整个街区空荡荡的,见不到几个人影,孤寂、苍老,似曾相识却又那么遥远。由于年代久远,历经各个时期的战乱政局,风雨沧桑,长期以来缺乏科学合理的保护,部分建筑出现漏雨、淹水现象,加之各种零时搭设的棚户建筑严重影响了街区居民的日常生活和市容街貌。唯有在那斑驳老街巷口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候品尝油炸臭豆腐的人,似乎依然喜欢儿时岁月浸透的那股熟悉的浓浓滋味。

  伴随经济建设发展速度的加快,大批新村小区的高层住宅如雨后春笋般的拔地而起,老百姓住房条件发生了巨大改变。也正在这个时候,有些房地产开发商看中了寺街这片风水宝地,动起了拆迁寺街老区的脑筋,政府部门考虑到当地居民住房简陋,结合旧城改造,打算对古老的寺街进行重新规划建设。消息一经传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寺街是拆还是是留?成了街头巷尾热烈讨论乃至激烈辩论的主要话题。世代家居寺街的海内外各界人士,纷纷以各种形式发出呼吁,希望保住古城老街的历史遗存,留住寺街,留住在外游子的一脉乡愁。

  生于斯,长于斯已70多岁的陈炅老先生告诉我们,现在大多数年轻人都不愿意住在这里,虽然这里地处市中心,但交通拥挤,老房子没有独立的厨房卫生间,生活不方便,有条件的都买了新房,搬到交通便捷、环境优雅的住宅小区了,留在这里的大多是世代祖居在寺街的老年原住民,他们都有一种故土难离的情结。陈炅老先生也是这样,早年在老宅里协助父亲陈金渊编撰了《南通成陆》一书,使他对古老寺街充满感情,仿佛留住老宅,就留住了的历史,留住了自己对家园的一份念想。陈炅老先生一直致力于南通历史地理和文化的研究,说起寺街的历史沿革和人文掌故如数家珍。

  寺街是宗教之地,天宁寺、关帝庙、古郡庙、真武庙、城隍庙、地藏殿等等,许多历史遗存至今依然耸立,有的虽遭损毁,但遗迹依稀可寻。

  寺街是文教之地,育婴堂巷、中学堂街,紫薇书院、紫琅书院、通州贡院、通州试院•••,从这些街巷的名称上,就不难推想南通崇尚教育的历史是多么的悠久绵长。

  寺街又是官宦商贾、文人名士的世代祖居之地,官地街、三衙墩巷、胡家园、柳家巷、侯家巷等等,这些街巷都以姓氏冠名,住的都是当年的大户人家,说明寺街当年的地位非同寻常,显赫一时。

  寺街还是南通名人文化的地标,“扬州八怪”之一的李方膺,清代经史大家胡长龄,国学大师徐昂,中国古琴梅庵派创始人徐立荪,革命烈士史白、钱素凡,“中国保尔”徐惊百,大画家赵无极、范曾、袁运甫、袁运生,数学家杨乐,剧作家和演员梁左、梁天、梁欢,名中医喜仰之,以及客居南通的明末清初书画家包壮行、韩国近代诗人金沧江、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赵丹等,举凡超过四十多位。

  寺街的建筑更有特色,天宁寺、钟楼、谯楼、北极阁等公共建筑自不待言,工部尚书宅、兵部尚书宅、诗文传世十三代范氏老宅、“一门两进士”袁氏宅,等等这些世家宅院,既有北方四合院的豪迈意象,又兼江南人家的玲珑风韵,这里的每家每户、一庭一院都有一段灵动的故事。

  想要保住古城老街的历史遗存,留得一份念想的不只是陈炅老先生,在寺街居住了50多年的姚剑湘女士同样在行动。上世纪七十年代,姚剑湘离开寺街老宅到农村插队成了一名知青,但心心挂念依然是老家的寺街,听说旧城改造要把寺街拆除的消息后,她与一群寺街人奔走呼号,希望政府有关部门保护寺街,保住南通最有代表性的市井文化遗存。退休之后,她索性自掏腰包购置器材,自学摄影技术,用相机开始记录她钟爱的老街。她说,“只要你沉下心来,深入进去,你就会发现,寺街的文化积淀非常厚重,可以说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有故事,都值得留存”。她把几年来累积拍摄的三万余张照片分门别类加以整理收藏,街区、宅院、门庭、木雕、瓦当、老井等等应有尽有,见到我们拍摄《寺街》纪录片非常高兴,表示无偿提供所有图片给我们《寺街》摄制组使用。

  二、保护历史就是创造未来

  法国漫画家菲利浦•格吕克说过一句耐人寻味话:过去有比现在更多的未来。同样,如果一座城市失去了自己的过去,也就意味着失去了藏身其中的无以计数的未来。未来在哪里?寺街的过去告诉我们:未来藏身于教育,教育是我们通向未来的基石。翻开寺街的历史,我们看到寺街拥有建于宋代的紫薇书院;清代办学时间最长的紫琅书苑;清末状元、教育家、实业家张謇先生和他的同道们创办的全国第一所设有本科的女子师范学校等等,寺街就是南通人重视教育、文脉相传的历史源头。

  曾经大声疾呼一定要保护好寺街历史遗存的国画大师范曾先生,出生在寺街123号的范氏老宅。在这里,度过了他童年和青少年的美好时光。一次,他带领北京的一邦亲友回到南通寺街123号老宅,追溯范氏世家诗文13代的传承史迹,回味自己儿时的成长记忆。在屋后的一口明代古井前,他熟练地打上一桶水,请随行的朋友品尝。他高兴地说:“我从小就觉得这口井的水特别甜,直到现在还是这种感觉”,话语间流露出大师对家乡永远也抹不去的浓浓情愫。

  寺街古朴深厚的文化底蕴不仅培养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南通人,也影响到许多外国朋友。在南通中学从事语言文学教学工作的汤姆斯是来自美国康涅狄克州的年轻人,对每天上下班经过的老街和街区里一户户幽深的庭院十分好奇,渴望解开门堂里的历史谜底。终于有一天,他壮着胆子叩开了陈炅老先生家的大门,从此,寺街里的老先生和洋小伙成了忘年交,寺街里的古建筑、老故事也成了洋小伙钻研中国文化的“第二课堂”,有时他还担当起寺街义务导游,为外国游客和在华留学生讲解老街的历史故事,并拍摄图片发送朋友圈,表示要为东西方文化交流搭建桥梁。

  2015年末,我们《寺街》摄制组经过半年多的紧张工作,行程上万里,先后采访了一百多位与寺街有关的社会贤达、各界名流、宗教人士以及“寺街后人”,搜集拍摄了540多分钟的影像资料及视频素材,编辑制作成六集系列纪录片《寺街》,以《家住寺街》、《仕从此出》、《书香文脉》、《革命烽火》、《街巷生活》、《文脉传承》等六个篇章,全景式大纵深地展现寺街的人文历史、明清建筑、名人故居、革命遗址以及博学堂馆等等文化遗存。节目播出后,在社会上产生的反响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市政府有关部门当即邀请高等院校的专家教授、业界名流、海内外的“寺街传人”和居民代表开展专题咨询研讨,听取对寺街的保护和改造的意见建议。

  中国当代文化名人、全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受邀参会,到访南通下车伊始,就迫不及待地参观寺街和西南营,他十分感慨地说:“明清建筑风格的民居宅院这么集中、保存得这么完整,这在全国都少见,要好好加以保护”。上海同济大学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首批“全国十大历史文化名镇”中的周庄、同里、甪直、乌镇、西塘以及山西平遥的规划者和保护者阮仪三教授呼吁:南通要以“城市更新”来代替“旧城改造”,以保护文化遗产的情怀,保护好寺街文化街区。

  三、 让乡愁文化重焕光彩

  2010年,南通市政府接受专家学者的谏言建议,将寺街和西南营作为文化街区保护工程进行立项规划。今年7月,市政府成立了寺街、西南营文化街区建设保护工作协调小组,标志着此项工程正式进入实施阶段。将遵循"尊重历史,整体保护,改善民生,有机更新"原则。以保护为本,不搞大拆大建,不搞商业性开发,全面保护历史文化街区历史遗产,把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结合起来,充分保留古城街区的建筑原貌和文化特色,修旧如旧,继承和发扬传统优秀的历史文化。人们期肦通过保护整治工作,老街不仅只停留在人们记忆中,乡愁文化可以重焕光彩。

  寺街,从要拆除到被保护,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传奇,不能不说是南通人对子孙后代的一个完美交代。作为电视工作者,我们能参与其中并为保护古城历史遗存,留住那段乡愁文化记忆而感到由衷的欣慰。

相关信息
主管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散文百家》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 1003-6652   国内刊号:CN13-1014/I   邮发代号:18-209
散文百家杂志社采编部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