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百家杂志社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你在说着我不知道的事

时间:2019-08-01 来源:《散文百家》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有一个地方,我不知道那个地方有多大,在哪儿。

  只知道那里的人祖祖辈辈都能听见一种“滴——”的声响,持久不断,从早到晚,再从晚到早,一刻也没停过。

  那里的人刚出生或外地人刚来的时候,耳边的这种声音会搞得他们很烦。婴儿会大哭,大人会变得急躁不理智。婴儿虽然无法选择出生地,但大人可以选择居住地,所以没有人再搬往这个地方。奇怪的是,打小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却也竟然没有一个搬走的。外面的人都说那里的声音听久了会有依赖感,从孩提时到成人就是一个不断适应并依赖这个声音的过程。

  没有人知道怎么关掉这个声音。

  声音就这么存在了许久,那里的人也安定幸福,声音成了他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虽然一开始是强制让人听,到最后这声音就锁在脑子里了,像一种寄托。

  这样安定的日子持续了很久。

  直到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那里的所有大人都变得急躁,不理性。几乎改变就发生在一秒钟,而且是用同一秒。更怪的是所有的婴儿都不会哭了,小小的脸上露出安宁的神色。

  大人们慌了,他们说他们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神秘又可怕的声音,像是从宇宙最深处发出的声音,以前从来没听过。从来没有。

  为了安定人心,有人想到让当地的管理人制造出曾经那样的声音,全天播放。但无论怎样模仿,人们都觉得和从前的“滴——”声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于是,那里的人继续急躁。

  后来外面的人也知道了那里有奇怪又可怕的声音,那种从来没有过的宇宙深处的声音。几个大胆的人决定去那里听一听。

  到了那里,他们觉得自己被骗了。

  所有人侧耳听着,拿着仪器测试着。

  外面的这群人们露出疑惑的神色,仪器没有任何反应。

  那里什么声音也没有。

  一片死寂。

  二

  朋友总说我是个疯癫的人,一刻也静不下来,除了睡觉的时候,没准我还会说梦话。

  总是笑着、疯着、跟周围的人打交道,每天像杨戬买到了三只装的美瞳一样开心。

  其实我最喜欢的是晚上一个人坐在台阶上,没准倚在某个栏杆上,找一个刚刚好的位置,直直地坐在教学楼下的石阶上。

  一种夜里独有的清冷。

  每吸一口气,鼻腔都会是那种很冷很冷的气体,一定会很冷。哆嗦。

  我不会站起来。这个角度刚刚好,刚刚好。

  抬头可以看到深黑夜空中几颗闪闪的星星,低头可以看到混在大理石里某些材料发出的微弱的光,侧身可以看到教室里白得刺眼的灯光。

  一切都刚刚好。

  这种毫无意义的事就像没有笑点的笑话一样能打动我,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去尝试石阶的冰冷。这个想法我还没有给任何人说过,像古时候吟诗赏月的情调现在成了文艺青年的代号。而且人们似乎也蛮嗤之以鼻的。

  文艺青年被社会嘲笑的时候,就是社会文化开始落后的时候。我不知道是谁说的,也可能没人说过。

  我不知道什么被社会嘲笑这种骇人的东西,反正每个晚自习我都很忙,也没有旷课坐在冰凉石阶上的胆量。

  三

  街边有个垃圾筒,很普通的那种,颜色也不够漂亮,当然还有点脏。这种普通的感觉就是你在隔着它半米远的地方走过,你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它只可能在你手里拿着垃圾像无头苍蝇时被注意到。也仅仅是可能,很多时候它都不如树下或哪个堆满垃圾的墙角更讨人喜欢。

  没关系,反正这个市还是挺干净的。

  树依然绿啊,天气还是晴朗,又是美好的一天。

  过了几年,全国上下都在搞什么可回收生态可持续。垃圾都有了名堂,还分了类。这样一来,垃圾筒都不能只有一个肚子了,得弄两个。然后就有人提议了,这街边的垃圾筒根本不符合标准啊。

  换!

  可怜的是那垃圾筒到临死前也没给人留下什么印象。等到新的篡位者来踏上了它的登基台,已经没人知道它去哪儿了。

  这个中道崩殂者的故事就告一段落了。

  然后是那个篡位者。

  比起上一个,它也算风光。长得比上一个好看,颜色比上一个鲜艳,个头比上一个大,最重要的是人家两个肚子上都分别印了字“可回收”、“不可回收”。

  呵,这一下可不得了。

  路过的不管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好奇心重的,像孩子就会问大人这个垃圾筒,怎么两个肚子上面还有字。好奇心也没有那么强的,可能还会放慢脚步揣摩一下。哪怕是上班迟到的小职员,又或是鼻孔朝天的愤青,都会停下目光来瞥一眼,人们开心地谈论着,仿佛整个市都文明了,进不了,和谐了。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篡位者的胜利。

  不久后事情就不那么对劲了。

  新鲜了一段时间后,很少有人再多看它几眼了。最可气的是,人们对它的新功能似乎是视而不见——不知他们是懒得停下思考并分类还是根本不知道垃圾分类标准——每个筒都像大杂烩,各种垃圾都有。篡位的垃圾筒仍然不如墙角和树下的垃圾堆受欢迎。

  这种不受欢迎的感觉,就是你在隔着它半米远的地方走过,你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篡位的垃圾筒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分类意识赶不上换垃圾筒的速度?

  文化发展赶不上经济发展速度?

  算了,树仍然绿,天气很晴朗,又是美好的一天。

  四

  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小学刚入学不久,老师在黑板上画了一个田字格。她问谁知道那是什么。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抢着把小手举得老高。然后老师说:谁不举手我叫谁。周围的同学都急忙放下了手,只有我还把手举得高高地,坐得直直地。老师笑着叫我回答这个问题。我昂着头大声地说:“横虚线,竖虚线。”老师笑着表扬了我。那一天空气都是甜的。

  原来,我从小就是个别出心裁的孩子。

  可是为什么,现在淹没于人群了呢?

  五

  朋友有一天突然说:“再昂贵的香水也挡不住人光鲜皮囊下那股金钱和欲望的味道。”

  这句子连个标点都没有。

  不过哪怕挡不住,社会大部分人都是根据香水和光鲜外表来评价别人的。

  还有一句话:“这是个看脸的社会。”

  不过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你穿着开裆裤的时候会觉得别人丑吗?幼儿园的时候会感慨哪个同学长得丑吗?什么时候你对人的印象只有了丑与不丑?那什么是丑呢?什么是丑?

  希望我们都不会有这么一天,看着一个陌生的脸,心想:

  他长得可真丑。

  六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打算把文章停在等七个段。

  就像我不知道为什么墙角总有些小妖精。

  可每当我说给别人时,没人相信,还劝我去看医生。

  那些小妖精该在笑了。

  因为没有人相信我,它们就可以一直呆在那里。

  直到它们腻了。

  七

  我说了些你不知道的事情。

  说的时候走走停停,没有什么顺序,也没有什么特定的语气。

  你也一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听着我说。

  又或许。

  你也在说着我不知道的事。

主管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散文百家》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 1003-6652   国内刊号:CN13-1014/I   邮发代号:18-209
散文百家杂志社采编部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