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百家杂志社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记忆中的叫卖

时间:2019-08-06 来源:《散文百家》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叫卖,是江南的特产吗?并不是,在北方,叫卖称吆喝。在闽南,闽南人不叫卖,闽南的市场很安静,大概是年轻人太忙碌,年纪大的又嫌叫卖费力气的原故。但在婉约的江南小镇,叫卖也是婉约的,婉约的古风招牌,街边的小商贩,热闹而不嘈杂的早市,是叫卖的集中地,也是记忆中的叫卖的开始。

  叫卖,有不同方言,不同声调,抑扬顿挫,此起彼伏,温暖而亲切。那些难忘的点点滴滴,那些挥之不去的记忆碎片,激起我岁月长河中的朵朵浪花。

  白胖松软唇齿香

  家乡的清晨格外清新,醉人的荷香沁人心肺,莲叶田田的荷塘里传来阵阵哇鸣声,天还是蒙蒙亮,太阳也未从湖畔探头。楼下的路灯早已熄灭,空气中充满着雾色,自行车轴承“嘎吱嘎吱”地响着,一个大汉坐在车后座上,装着一车老面馒头,走到窗户中泛着温暖的灯光的楼下,他便会叫上一句“馒头,老面馒头!”语气悠长,温和而又充满力度。丰满的老面馒头,诱人的奶白色,手指捏住、松开,馒头跟着压下、复原,足见其弹性。轻轻掰开,面香、奶香扑鼻而来,层层叠叠的厚实感,让人在撕扯中有一种快意,撕一块入口,绵柔却又劲道……

  那叫卖的汉子原是北方人,但在江南小镇生活久了,便也由开始的粗犷变得婉约,悠扬而温馨。“馒头,老面馒头!”那叫卖声还在街道回荡,清远悠逸的荡进我的心怀。

  活蹦乱跳鲜又肥

  江南人爱吃鱼,鱼也是江南人谋生的手段,小镇靠湖,每天也许多鱼在镇上的早市去卖。于是,早市热市起来了。早市里,大鱼明码标价,从不叫卖,小鱼则卖得火热,因为小镇上的人们就好这一口,爱吃鲜活的小鱼。一寸来长,泥鳅大小的小鱼叫“愣杆子鱼”,头大尾小,嘴大鳞少的叫“黄压古”。小贩们往往是拖着一大盆鱼叫卖,“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哟,过来看一看,瞧一瞧,又鲜又肥的野生鱼啦……”人们一拥而上,小贩一边手忙脚乱捞鱼,一边十万火急把鱼放入水中清洗,最后麻利地把鱼装入袋中,放在秤盘里称重、收钱。每天早上,小巷“卖愣杆子鱼罗” “卖黄压古哟”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交错间杂,增添了一份江南小镇早市的热闹与生机。

  丝丝入脾满嘴甜

  冬日的黄昏,寒风呼啸着卷进每一个人的衣领,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路人都缩着脖子,行色匆匆。一个独脚的汉子,推着木板车缓缓走过楼下,“卖甘蔗,又大又甜的甘蔗”,他大声叫卖着。我看见他穿着厚厚的衣裳,鼓囊囊的,像一个大熊猫,胸前系着一条青色的围裙,洗得发白,却不肮脏,他的头发有点乱,久经风霜的脸上写满沧桑。

  甘蔗,是我年幼时最爱的美食,我攥着爸妈给的零花钱飞快的跑下楼,喜滋滋地叫着:“买一根甘蔗,”“好嘞—”他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十分麻利地抽出甘蔗,再转身,靠在三轮车上,放开拐杖,飞快地削起皮来,然后笑吟吟地递给我。我猛地一咬,尽情地品尝那甘蔗的美味,口齿间全是清甜。顺着窗外远远飘来的叫卖声,吃得心暖暖的,也深深印入了儿时的记忆。如今长大了,偶也会去买根甘蔗,但回想起记忆中的甜蜜,嘴角却有些许丝丝的苦涩!

  香甜美叶暖心房

  寒冷的冬天,卖烤红薯的老人便会推着烤炉穿走在大街小巷。一位瘦弱的老奶奶,竭尽全力发出声音:“卖烤红薯哟,香喷喷的烤红薯哟”,她眯着眼睛,揉搓着粗糙、皲裂的双手,时不是哈出一口热气,那嗓音,低沉而浑厚,像一口厚重的砂锅。年少的我总是向父母央求去买上一个,走近烤炉,烤红薯的青烟,袅袅升腾,在通红的炭火中,烤红薯的香味,扑鼻而来。而老人的故事,也深藏在他的皱纹中,生长在铁迹斑斑的烤炉中。随着小推车碾过薄冰,老人的背影渐行渐远。“卖烤红薯哟,香喷喷的烤红薯哟”的叫卖声也渐渐消失于我的耳畔。

  而今,在外求学的我,每当买上一只烤红薯,那溢出的久违的馨香,把我深藏在骨子里的乡愁瞬间唤醒,摇曳着原始的野性,安暖着漂泊的心房。

  每当站在夜里的十字街头,细听小贩的呼声,享受着集市的情趣,那些忙碌的小贩背后,隐藏着多少心酸和悲欢。那一声声叫卖声,深深地刻在脑海,那一幅幅画面,挥之不去,拂之又来。她是童年的回忆,永远在我心中回荡,悠扬。

  我们能忘记城市的流光溢彩,也能忘记旅游中的奇山异水,但永远不能忘记记忆中的叫卖声,她是世间最美的音乐。

主管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散文百家》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 1003-6652   国内刊号:CN13-1014/I   邮发代号:18-209
散文百家杂志社采编部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