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百家杂志社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楼道

时间:2019-04-29 来源:《散文百家》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散文百家杂志每日呈现最新收录文章,提供可参考的往期杂志目录,为您提供全方位的学术服务!

  楼道

  九月的阴天,墙灰色的云低沉地压着,街边的树上,树叶的绿色已经不是那么油亮了高高的树枝上仍然无力地吊着去年的未落下的枯叶,说不定也有去去年的罢。墙缝里的小草在冷风中轻摇着,它并不像人们在诗文中描写的那样,旺盛而顽强,从它略带苍白的绿色中我看得出来,它也很累,那种不得已的又没有趣味与热血的累。

  我转弯走入被一面墙堵着的小区的窄窄的道路,蓦地,几个惨白的放在我那个单元门口的花圈刺入眼中。我向来对生命消逝之事报敬畏的态度。风轻轻地吹着那上面的银白色的装饰,虽然阳光惨淡,但它仍弱弱闪耀着。生命也应当是这样的吧?在惨白之中,借着微弱至极的阳光,闪着好似终点冲刺般的耀眼的光,虽然只有那么几个瞬间而已,但也弥足珍贵了。

  单元楼门口还站着一些家属,我刚搬过来,并不熟知邻居们。带着尊敬的表情,我缓步走上楼梯,但走到二楼,忽地发现左边这家们口聚了很多人,好像在谈论什么事情,门也开着。我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

  窄窄的小区门口,常看见有个老奶奶,坐在一个小凳子上面,晒着太阳。她戴着一副琥珀色和黑色融合的方框眼镜,岁月很少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头发虽然花白了,但却梳得很整齐,黑色的呢子衣服也总是很干净,似乎连一点点灰尘也沾不上去。每当我路过她时,她总会抬起头来,笑眯眯地看着我,总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我也常常感到温暖,报她以微笑。那天刚走到楼道口,她提着她的小凳子,缓慢但不伛偻地走着,她回头微笑着看了我一眼,想让我先走。“没关系奶奶,您慢点走。”她就在我前面慢慢走着,走到拐角时她停下来,我看到她手上拿的小凳子,我便示意帮她拿着。她告诉我她家住在二楼。到了之后,她向我道了谢,我也微笑着说没关系。

  可这,,只不过是几天前发生的事,怎么今天突然就这样了呢?我以为她像我们遇见过的许多人一样,只不过是一面之缘;就像许多人说的,在现在这个社会里,人情真正地淡了。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我看到二楼门口聚集的人,我心中突然涌起的,是一种强烈而突然的悲伤。虽然我们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我想起她坐在小凳子上幸福地晒着太阳的情景,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又是何等的难过。或许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陌生人吧,当你所谓的陌生人真正再也不见时,你才会知道,人心中的温情根本没有被所谓时代的物质洪流所淹没,所摧毁。

  下午的时候,我又从外面回来。花圈的数量多了,我路过时去看上面的字,写着“先生”之类的,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再往前走,呼呼的冷风之中,老奶奶竟然在和她的亲属们交谈,她双手拄着拐杖,穿着平时穿的黑色的呢子衣服,依然是很整洁很干净的,也依然戴着那暗暗的琥珀色的眼镜,只是脸上,多了一种忧伤与难过。我没有摆出惊讶的表情,只是那样像没出现般地路过,在路过后回头望了一下她。

  她还在这里!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我突然为我之前的不严谨的揣测感到愧疚。她依然可以像从前一样安静地生活吧,安静地坐在装着快生锈的铁栅栏门的大门口,安静地等阳光穿过云层,安静地拿着自己的小凳子,慢慢地走着,对每一个路过的人报以微笑。可是那逝去之人,到底是谁呢。

  后来我从别人口中才知道,逝去的那个人是她的丈夫,过几天讣告也贴出来了。他原是个很有声望的人,退休多年了,因为身体不好,便一直在养病。我在这小区内未曾见过他,他也一直在静静地生活着吧。这俩天,来吊唁的人越来越多,我看到他的许多亲属、战友,我想着他生前一定是个很好的人。一个人的一生,便可以和这么多人发生紧密的关联,让这么多人彼此互相羁绊着,我突然觉得,人的一生是伟大且美好的。他对我来说或许是一个陌生人,但我知道了他的远去后,心中也会有悲痛。世界上没有素不相识的生命吧?或许在来到世界之前,每个人的灵魂都是相互认识的;来到这世上后,每个人都是相联系的,每个人因为与世上所有人的联系而产生了善心。所以说,这份善,这份人与人之间无条件的情谊,是不可以被磨灭的吧,就像我们时常感到自己和这个世界相关联,自己的人生和这个世界相关联。

  我想,有一天如果我也消逝了,我也希望有很多人能唤起那份联系。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只是想,让我的一生也为别人带去许多温暖,许多感动。这时间的慢慢黑夜中,每个人都是一团火,生命的火焰在人生坎坷中摇晃着,火焰的光也会照到另一团火焰身上,这样,整个世界都是明亮的,都是晃动的,都是充满温暖的。当一团火熄灭,其他的火,会回忆他为大家带来的温暖;即使只是路过,只是一面之缘,但也曾经相互照亮过,于是,大家便会相互铭记,相互感动吧。

  我在这楼道里,还要来回好多次好多次。之后我很少看到老奶奶出来了,或许她也累了,选择在家休息了;或许天愈发冷了,她不愿出来了;或许子女来了,她不需要再出来了,她已有人陪伴了。我在想,这样随意揣测别人的故事是不好的,我便收起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我看着这楼道是黑压压的,是冰冷的,是凄清的,就像每一条大街一样。但或许那只是表面的,或许大家都是相联系的,都会为对方而悲,为对方而喜。这样说,或许这世界不是黑暗的,也不是冰冷的吧;它是跃动的,是如傍晚灿烂的晚霞一般曼妙的,如飞过午后天空的雀群一般充满活力与灵动的,那是一种慈悲的伟大与奉献。

  这小小楼道,这窄窄楼道里,还要来去许多人,还要发生许多事;这小小世界上,也还有好多温暖要去找寻,还有好多温暖要去创造;这便是人们,蹒跚在生命大道上的理由,摇摇晃晃,却永不停歇。

主管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散文百家》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 1003-6652   国内刊号:CN13-1014/I   邮发代号:18-209
散文百家杂志社采编部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