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百家杂志社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从十二判词纵观红楼梦结局

时间:2019-05-22 来源:《散文百家》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摘要:十二判词出现在《红楼梦》第五回,借助贾宝玉的眼睛以诗歌和画面的方式告诉了读者金陵十二金钗的结局,也暗示了小说整体的结局。这一度成为判定高鹗先生续写的章节是否合乎原著的重要标准,也成为红学研究的重要话题。本文将试图通过对十二判词的解析,窥得曹雪芹先生对小说结局的一二预示,感受《红楼梦》独一无二的文学价值。

  关键词:《红楼梦》;十二判词;结局

  一、引言

  《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之所以被誉为中国古代小说的巅峰之作,其一在于文学价值,其二在于创作格局。以一家之兴衰映射封建王朝的兴亡,这是创作格局;草木蛇灰,伏笔千里,先结局而后情节,这是其独一无二的文学特征。纵观中国古今小说,先将结局告诉读者,又能保证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犹如寻宝的,仅有曹雪芹一人。

  在《红楼梦》第五回中,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请求警幻仙子带领他去各司游玩,警幻仙子于是带他去看了“薄命司”,本意是为了警醒他,及时迷途知返,着力于仕途。薄情司中有十几个书橱,上面标注着各省地名,贾宝玉挑了自己家乡金陵的去看,便见“十二金钗正册”,顾名思义,这是对金陵最为出众优秀的十二个女子的判词,也暗示的小说整个的结局。

  二、十二判词之我见

  1. 钗黛判词——情深缘浅

  钗黛判词排在正册的第一位,足以说明二者在小说中的重要程度。画面是“两株枯木,上悬玉带;一堆白雪,雪埋金簪”,二木为林,“玉带”暗喻“黛玉”;“雪”为“薛”,“金簪”即“金钗”;因此,毫无疑问,这里说的是林黛玉和薛宝钗。下面的五言诗写道“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这里就暗示了小说中最重要的感情线“黛玉——宝玉——宝钗”的结局。一个“可叹”和一个“堪怜”奠定了结局悲凉的基调,“挂于林中的玉带”暗示黛玉身世飘零,薄命早逝的结局,“埋于雪中的金簪”暗示宝钗不得其所,冷落孤寒的晚景。与这一判词相合的曲子中唱道“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株寂寞林。”更加点明了宝黛二人情深缘浅,多情薄命的结局。

  2. 元、迎、探、惜、凤判词——富贵终散

  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是贾府四位小姐,加上琏二奶奶王熙凤,这五人可以说是贾府最为重要的女性了。之前提到,以一家之兴衰映射整个封建王朝的兴亡体现了《红楼梦》的创作格局,而贾府五位最重要的女性则正好体现了这一点。

  首先是元春,元春在《红楼梦》中的出场屈指可数,但却是贾府背后的掌舵人,也是贾府兴盛时候的倚仗,元春的去世直接导致了贾府的轰然倒塌。元春的判词是这样写的:画面上是“一张弓上挂着香橼”;“弓”即“宫”,‘香橼’及‘元’,这里暗指元春。判词的意思指探春二十岁时,榴花盛开时节入宫为妃,其余三位妹妹均不如远传的尊贵荣宠,但是“虎兔相逢”“大梦终归”,富贵权势不过过眼云烟。这里“虎兔相逢大梦归”暗示了元春薄命早逝的结局,有人说‘虎兔相逢’指的是时间,也有人说暗示“宫斗”。

  再就是探春的判词,画面上是风筝、大海和船舱中哭泣的女子,这里所有的元素都暗指“离别”和“远嫁”。判词更是说明了踏春的精明能干和对“贾府末世”的无奈,最终只能“江边相望,千里东风”,“生于末世”算是对贾府没落最为明确的暗示了。然后是迎春的判词,画面是“饿狼扑食一美女”,五言诗写的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这里明确交代了迎春之死是因为孙家,是封建婚姻,不逢良人所导致的悲剧。惜春的判词说的是“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装。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画面上同样画的是“青灯古佛旁独坐念经的女子”。暗示了惜春最终看破红车,在目睹了家族兴衰人情冷暖之后毅然出家为尼的结局。

  3. 妙玉、可卿、湘云判词——红颜薄命

  妙玉、可卿和湘云的判词可用“红颜薄命”来概括了,妙玉本是出家修行的富家小姐,她的判词‘可怜金玉质,陷落泥沼中’,画上也画着“落在污泥之中的美玉”,这就暗示了妙玉被强盗掳走,终陷落泥沼的悲剧。可卿在《红楼梦》中的出场并不多,但却是故事情节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可卿的判词中写道“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画上画着“高楼大厦中悬梁自缢的女子”,暗示了可卿“情坠天香楼”的结局,“造衅开端实在宁”也指出宁国公府的荒淫无道,衰败堕落也是贾府最终走向灭亡的开端,可卿在死后托梦凤姐“月月满则亏”,要早做打算。可凤姐未能细问便“丧钟四起”,这就暗示贾府的衰败是因为改革的不彻底。

  4. 巧姐、李纨判词——新生

  巧姐和李纨是《红楼梦》中‘不怎么显眼’的两位人物,如果说整个《红楼梦》都是预示着衰亡,那巧姐和李纨的判词则是唯一的新生。李纨是守寡的贾府大少奶奶,独立抚养贾府第三代唯一的男丁——贾兰。其判词中写道“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画上是盛开的兰花和凤冠霞帔的美人。这可能是指贾府落败后,贾兰中举成为了唯一的希望。巧姐的判词说的是“偶因济村妇,巧得遇恩人”,画面是在村野之中纺纱的女子。暗指巧姐会因为其母偶然接济的村妇而在贾府败落之后得以被帮助,虽然荣华不再,但可以保全清白性命,这未尝不是一种新生。

  三、结语

  十二判词揭示了《红楼梦》中十二位优秀女子的结局,也暗示了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封建王朝的衰亡。其背后的文学价值和创作格局值得我们去细细品味。

  参考文献:

  [1]李绍年. 迷离幻境“真事隐”──金陵十二钗判词译文初析[J]. 语言与翻译, 1994(2):48-63.

  [2]郑铁生. 金陵十二钗判词的排序与《红楼梦》叙事结构的内在关系[J]. 铜仁学院学报, 2008, 10(5):51-56.

  [3]王干. 十二钗判词的结构方略——《红楼梦》的前世今生[J]. 湖南文学, 2017(6):161-163.

主管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散文百家》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 1003-6652   国内刊号:CN13-1014/I   邮发代号:18-209
散文百家杂志社采编部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