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百家杂志社
当前位置: 主页 > 收录文章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扉页上的流浪猫

时间:2019-05-31 来源:《散文百家》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一、二里半星球上的猫

  秋日的雨水划过布满哈气的玻璃,把窗外冷冷的夜色搅拌得暖意融融。湖师大图书馆是漂浮在二里半夜晚中最浪漫的一颗星球,刚刚竣工不久的她亮晶晶的,闪烁着迷人的温暖。

  我,是一只幽灵猫,居住在图书馆这颗星球的坐标系中,流浪在她每一片奇妙的骨节上。

  《米格尔大街》的封面被翻开,灯光照进扉页。她的手指带着一股在疲惫和倦意中发酵的酸味,轻轻略过我的颈毛。那感觉就像是把窗外整个凉凉的世界泼在了我的身上,我打了个寒战,从书的扉页上滑下来,落在她的脚边。我叫她冷茶姑娘,因为她就像放冷了的茶水一般冷冰冰,潮乎乎的,散发着涩涩的微苦,像那雨中香樟浓墨般的绿。我围着她旧旧的棕褐色雪地靴打转,用身体亲昵地蹭着她厚毛呢裙下乳酪饼干条般的细腿,那双腿裹在起球的黑色裤袜里,一动不动,丝毫没察觉到我的存在。

  我想起来了,昨天傍晚,我从东野圭吾的《湖畔》中醒来,陪着一个喜欢喝白开水的红色娃娃脸男孩直到深夜,他离开时把那本《湖畔》也带走了。晚上的时候,我在《米格尔大街》睡去。我的记忆还很准确,你也没有猜错,我是一只在扉页间流浪的猫,一只在书本间重生的妖精。

  今天晚上,我肆无忌惮地跟在冷茶姑娘身边,感受着随她而来的全部世界。世界就像一种氛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氛围,就如同每本书都有不同的质感,每间咖啡屋都有不同的风格,那是一种用感觉去感觉的东西。冷茶姑娘的世界给我的感觉很悲伤,冷涩掺杂着温厚,如同一小颗夏日的薄荷糖被一大杯香醇细腻的奶茶包裹起来般,那些小小的天真和清纯就这样一点点化进散发着老旧木屑气味的旧毛衣中了。

  她在书架傍边枣红色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用薄薄的嘴唇默默含着《米格尔大街》的故事,当那双水亮亮的眼睛与这书页间的文字相遇时,那些文字会重新拥有生命,变成围绕着她的幽灵,就像我一样。

  这世间所有的遇见大抵是一样的,都会让沉睡的冬天重新展开生命的页脚。就像没有人知道自己是如何与这个世界相遇的,糊里糊涂就变成了一个个在泥泞与花树中彼此离别的灵魂。而我呢,莫名其妙地降生为这个大房子里的幽灵。白天的时候,我沉睡在随便哪一本书的扉页上;等到夜幕降临,我会耐心等待着一双新鲜手指的触碰,等待那偶然却散发着生命甜美味道的相遇。

  深夜,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19点25分到22点30分,生命就是相遇带来的那短暂的自由,漫长的流浪。

  一个灰色的男孩从冷茶姑娘身边走过去,不小心被椅子腿绊了一下,怀里抱着的一摞写满字符的白纸散落一地。冷茶姑娘放下书,帮男孩把地上的东西收好。

  “没关系。”男孩的声音也是灰色的,不过那种灰色透着温柔,有着毛茸茸的质感。他把资料放在在电脑上,微微笑着站起身,环顾着座无虚席的阅览室。

  冷茶姑娘把《米格尔大街》放在书架的空档里。

  “你用这把椅子吧”冷茶姑娘的声音小小的,绵绵的,像一颗加热过的草莓。

  “那你呢?”

  “我一会儿就走了,你坐着吧。”

  男孩走向最近的那张桌子,那些读书的学生默默为他腾出了一个空间,灰色男孩把椅子塞进那个空间里,他看向站在书架边的冷茶姑娘,微微点头表示感谢。我在他的电脑包旁边嗅着,男孩从那包里面拿出一只水杯。水杯是每个泡在图书馆里的人都会携带的护身符,这个小小的容器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可以把一段只属于看书人的漫漫长夜,沉淀成饱满浓郁的相伴相随。于是,那独自孤单的荒凉也变得丰富,仿若一朵午夜昙花在沙漠的心脏里绽放。

  冷茶姑娘不喝茶。她往一只简陋的暖水杯里倒入很多便宜的速溶咖啡粉,重新打开书本,当她抿了第三口咖啡后,厚毛衣里有什么声音响起来了。她有些笨拙地放下杯子,像一只垂耳兔一般跑出去了。

  不一会儿,冷茶姑娘回来了。她有些奇怪地、动作缓慢地走向书架,走了一半,远远地站在那里,两只眼盯着倒扣在书架空档上的《米格尔大街》,似乎一瞬间失去了走向那本书的勇气。不过最终,她还是走了过去,把书轻轻地捧在手里,慢慢合好,小心翼翼地把书本放回原来的地方。她用手指划过书的脊背,这个动作让我想起醒来时脖子上微微的凉。随后,她下定决心般回过身,向阅览室外走去。

  好奇心总归是猫的通病,不论是哪里来的猫。我跟着冷茶姑娘跑下楼去。

  二、牛奶味的黑咖啡

  冷茶姑娘去的是一楼一间叫时光胶囊的蓝色咖啡屋,她打开墙壁上不显眼的小门,轻悄悄地溜到吧台后面。

  “你记得把咖啡机清理干净。我先回去啦。”一个紫色的胖阿姨把围裙递到冷茶姑娘手里。

  “嗯,明天见。”

  蓝色的时光胶囊里只剩下了冷茶姑娘,还有一个米白色的马尾女生。女生带着厚厚的眼镜,瘦小的身体快要被那一桌子的白纸淹没了。冷茶姑娘看着她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把散发着烧焦布丁味道的围裙系在身上。

  “阿姨,给我一杯美式咖啡。”米白色女生快速地打着字,没有功夫回头。显然,她以为紫色的胖阿姨还在呢。

  冷茶姑娘看了看吧台上那个空咖啡杯,杯子底部还残留着细细的咖啡底。

  “稍等,我需要先清理下机子。”

  米白色女生听到冷茶姑娘的声音,向吧台望去,那是张圆圆的,温柔的脸。

  “你回来啦,晓时姐。”

  “这么认真啊,好佩服你。”

  “明天就要考试了,哎。”

  “天天都学到真么晚,这么努力,没问题的。”

  “我们家为了我这多考的一年,付出太多了······我真的很害怕。”女生的声音像从冰箱里取出的冻奶油一般,瞬间融化在安静的咖啡屋里。

  米白色女生走向吧台取走了咖啡。

  “不要钱啦。”冷茶姑娘笑眯眯地看着米白色女孩。

  “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算我请你的吧。祝你考试成功”冷茶姑娘把围裙摘下来。

  “今天晚上早点休息。”冷茶姑娘慢慢地把杯子递给女生,她手指的样子很紧张,仿佛握力太轻杯子会掉,太重杯子又会碎一般。

  米白色的女孩接过杯子,顺便把冷茶姑娘手指间那紧张的仪式一并接了过来。她双手捧着杯子,低下头用鼻尖轻碰杯盖。之后,空气沉默了好一会,两个人都不说话,似乎在不约而同地寻找一个字词、揣摩某条句子一般。

  图书馆里的人有着嗜好倾听的眼睛和耳朵,然而碰到真正想表达什么的时候,却突然间说不出话来。也许当人类的心底里真正生长出什么东西的时候,就会发现,他们的语言竟成了限制和奴役的笼子。我猜,他们没准也会羡慕我这只一声不响,看不见,摸不着的流浪猫呢。我虽然是一只在书本扉页间流浪的猫,没有狗那么灵敏的鼻子,但是我还是能闻到米白色女生手中的咖啡杯里散发出来的香气。

  那不是咖啡,而是浓浓的,热乎乎的牛奶味,仿佛一声“晚安”一般,纯碎的气味。

  深夜里的图书馆是个孕育幻想的子宫,时间流淌着浓稠而粘滞的汁液。明天我会从哪一本书里醒过来呢?我记得,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这种感觉,预言一般的感觉。明天夜里,当我从同一张扉页滑落,我依然会保留着冷茶姑娘指尖上的所有故事,三小时零五分钟,由冰凉到温暖的手指。

  “喂?妈妈。”

  “你之前给我打电话说的,我好好想了一下。”

  “下半年就先不要给我打钱啦。”

  “我找到一份在大学图书馆的工作,我还可以看书呐!”

  “刚才你给我打电话时我正要去上班,打工的钱足够多!”

  ······

  “爸爸的病要紧啊。”

  ······

  “我很好,都很好。”

  冷茶姑娘蹲在锁好门的咖啡馆外面,蜷成一团的身子像是一粒豌豆,在偌大的图书馆中散发着心跳的温度。这粒“小豌豆”挂掉电话后沉默了好一会,她剥开一颗圆溜溜的茶叶蛋,那鲜香的咸味已经冷了。我走近她,温温的水珠落在我的鼻尖,淡淡的苦味转瞬之间蒸发在空气里。我依偎在她毛茸茸的袖口上,感觉到一种踏实的安全。

  夜深了,马上就要说再见了。

  晚安,可爱的冷茶姑娘。

  我又回到了《米格尔大街》,这是我第一次回到同一本书里睡去。我幻想那里有着一个甜美的梦,等着我明天醒过来讲给自己听。

  三、流浪的风景:图书馆之夜

  陌生的带着熟悉灰色味道的手指,雨水被烘干的温度,全麦面包粗糙的柔软,中午两个小时球场上的阳光······是那个灰色的男孩子。他翻开了《米格尔大街》,他在静静地写着什么。我只听到钝钝的钢笔尖在那鹅黄色便签纸跳舞的声音,安静且饱含着兴奋的声音。

  他把那张纸片细心的贴在《米格尔大街》的封面上,然后把书拿到一台机器上,用一张蓝色的小卡片扫描了一下。我记得这个动作,有很多书就是这样被带出图书馆大楼的,还有很多书是这样回家的。男孩今天的灰色不同于昨日。那灰染着一层薄薄的金,显得亮亮的,有些透明,像是阴雨过后,在天边散步的云朵。男孩把借到的书来回放在手里摆弄着,有些不知所措。最后,他下定决心般郑重其事地把这本贴着鹅黄色便签的《米格尔大街》放进一只画着面包房图案的透明包装袋里,那个袋子还保留着一丝丝早晨甜美的蛋挞味道,软软暖暖的香气让我嫉妒起那些可以在早晨陪太阳醒来的人们。

  灰色男孩带着《米格尔大街》来到楼下蓝色的时光胶囊。大概时间还比较早,咖啡屋里坐满了人。阿姨和女孩在吧台忙忙碌碌,没有注意到灰色男孩走了进去。男孩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什么都没有点,他看着冷茶姑娘在吧台后来来回回的身影,好像忘记了时间在一点点走向明天。人越来越少了,冷茶姑娘终于注意到男孩。

  “你好啊,想喝点什么?”

  “一杯布丁奶茶,热的,在这里喝。”

  灰色男孩的嘴唇轻轻地颤抖出一个微笑。

  “好的,请稍等。”

  冷茶姑娘转过身,去茶水间取热牛奶和红茶。

  “您的布丁奶茶”

  冷茶姑奶环顾空无一人的吧台。

  “诶?人呢?”

  咖啡屋里已经没有了灰色男孩的身影,他就像进来时一样悄悄地离开了,只留下那本放在面包房透明袋里的《米格尔大街》,那本贴着鹅黄色便签的“席梦思床”。

  “你下班啦,今天我值班。”紫色的胖阿姨调皮地拍拍冷茶姑娘的肩膀。

  冷茶姑娘捧着那本书,像昨晚捧着热牛奶的女孩一样失去了言语。

  图书馆的夜晚不需要言语。

  一个扉页间的流浪猫看到的风景从来都不是计划好的。

  很久以后,我依然记得昨天陌生又亲密的相遇,记得今天盛满甜香的咖啡屋,一位暖烘烘的冷茶姑娘,坐在一张放着满杯热奶茶的小圆桌旁,心满意足地享受着只属于她的那一份“图书馆之夜”。

主管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散文百家》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 1003-6652   国内刊号:CN13-1014/I   邮发代号:18-209
散文百家杂志社采编部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